Go to Contents
检索

推荐的 #韩日关系
滚动

【光复74周年】历史问题难解 韩日面临岔路口

2019年 08月 14日 11:17

韩联社首尔8月14日电 今年是韩国光复74周年,也是三一运动和大韩民国临时政府成立100周年的年份,意义非同寻常,但半岛目前的局势却令国民忧心,特别是韩日关系再次因历史遗留问题蒙上阴影。

文在寅政府于2017年5月成立后,经外交部主导开展查证工作,间接宣布上届政府与日本签署的《韩日慰安妇问题协议》无效。之后,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于去年10月判决韩籍二战劳工对日索赔胜诉,韩日历史问题矛盾全面爆发。源于历史问题的两国外交矛盾又因日本单方面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措施而演变为韩日贸易战。被认为是韩日关系“最后防线”的两国民间交流与人员往来也受到直接冲击,就连在激变的东北亚安全形势下持续至今的韩日、韩美日对朝事务合作也面临危机。

1965年韩日根据各自的需求实现邦交正常化,而今殖民侵略的非法性问题再度浮出水面。韩国大法院认为日本帝国主义强征劳工是非法殖民统治下出现的非法行为,而一直以来主张《韩日合并条约》合法的日本则认为韩国法院的判决有违《韩日请求权协定》,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并对韩国采取经济报复。

目前来看,韩日关系短期内很难复原。一直以来为化解两国外交矛盾发挥协调员作用的议员外交此次也未能奏效,韩国国会代表团最近访问日本会见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却吃了闭门羹。两国民间外交也因两国国民反日、反韩情绪高涨而受挫。有意见认为,两国政府间矛盾演变为两国国民间矛盾是更大的问题。民调显示,缺乏依据和正当性的日本对韩经济报复措施得到半数以上日本国民的支持,这说明不仅仅是日本政府,日本老百姓也对韩国缺乏信任。

韩国总统文在寅将日本的报复措施定义为“加害国倒打一耙”,但在对侵略和殖民历史缺乏教育的日本社会,不认同文在寅这种意见的人占多数。在当前的国民情绪下,韩日两国政府中任何一方都很难轻易采取化解僵局的措施。韩国政府需在本月内就是否续签《韩日军情协定》做出决定,有分析认为这将是决定两国关系走势的重要拐点。

为实现两国关系正常化,有观点认为应根据大法院的判决进行原则性应对,也有观点认为没有对方国家的配合相关判决难以得到执行,且考虑到两国在外交和安全领域的利害关系应以政治手段解决问题。

庆北大学教授金昌禄指出,日本的贸易攻击和历史遗留问题从性质和应对方式上来看是两个独立的问题,经贸问题要从经贸领域进行应对,大法院判决则需通过执行(即日本企业提供赔偿)来解决。他还表示,大法院判决的核心是宣告追究日本殖民统治责任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这个问题应该通过积累资料和进行法理研究来解决。

国民大学李元德教授则认为,韩日两国处在东北亚国际关系网络中,需在考虑域内各国的利害关系、推动和平进程发展的大框架下解决问题。他还说,二战劳工赔偿问题可以先在国内解决,之后再凭借道德优势与日本磋商,或是接受国际法院的裁决。

另有观点认为,韩日双方可以借鉴1998年韩国总统金大中和日本首相小渊惠三发布《韩日合作关系共同宣言》的做法,通过两国领导人的政治决断解决问题。当时,小渊惠三代表日本对殖民历史进行反省和道歉,这也是韩日外交历史上日本就历史问题进行反省和道歉的内容首次写入正式协议。金大中说,韩日两国克服不幸的历史,立足于和解和睦邻友好面向未来发展两国关系是时代的要求。

然而,在今年的三一节纪念仪式上,文在寅强调应清算日本殖民残余,对亲日历史进行反省,与把通过修改和平宪法摆脱战后体制作为政治人生最高目标的安倍晋三之间确有“难以逾越的鸿沟”,通过首脑外交实现两国关系迅速向好并不容易。

有意见指出,即使韩国政府针对坚持历史修正主义的安倍政权采取强硬态度,也不应该放弃面向日本民众的公共外交。专家们普遍认为,在努力解决历史问题的同时不断释放重视韩日关系、愿意面向未来构建双边关系的信息十分重要。(完)

资料图片:6月28日上午,在大阪国际会展中心举行的G20领导人峰会欢迎仪式上,文在寅(右)与安倍晋三握手后离开。 韩联社/美联社(图片严禁转载复制)

tanaka123@yna.co.kr

【版权归韩联社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复制】

关键词
字体大小

字体大小示例

A A

SAVED

分享

长按复制链接